Ajhan Sujin 老師應邀將於今年九月八日與九日,在台灣台北市福華國際文教會館舉辦上下午各兩場上座部佛法要義講座,殷望十方大眾,屆時蒞臨參與,廣結善緣,同增福慧。

  • Ajhan Sujin 女士於 1927 年出生於泰國,現年 92 歲,是泰國佛學研習與弘揚基金會主席。

  • Ajhan Sujin 女士 26 歲時開始全心學習阿比達摩。幾年之後陸續在各機構和佛教大學講授“發展正確理解的基礎””。也經常受皇室,政府部門及各大學邀請講授佛法。1977 年之後陸續多次受邀到斯里蘭卡、柬埔寨、美國和各地參加佛法會議進行會談。

  • Ajhan Sujin 女士收到許多榮譽肯定,如泰國皇室授予佛法榮譽徽章及聯合國佛教婦女傑出獎。

  • Ajhan Sujin 女士撰寫了十五本關於佛教的書籍,她的佛法講座每天透過二十多個廣播電台傳播 到泰國各地。

 

 

這個難得的講座,歡迎有對佛法有相當興趣的法友們參與。因場地限制,敬請報名預約。(不收費)

日期:9/8(週六),9/9(週日)

  • 時間:早上場 9:00-11:45;下午場 2:00-4:30

  • 地點:福華國際文教會館 –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三段 30 號。

  • 交通:捷運『台電大樓站』>2 號出口左轉 > 新生南路再左轉。步行約 15~20 分鐘。

  • 講座方式:採問答的互動方式,可以提問任何有關佛法或日常生活上的疑惑。

  • 報名或任何問題,請聯絡: 0910-859-919 (陳先生);Line ID: apple0910859919

聯絡郵箱: neelapae@gmail.com

心所 色 涅槃

心所

伴随着心一起生起的,是称为心所的法相,心和心所都是有感知的究竟法,但是以心为主,如果说心是主人的话,那麽心所就是心的随从、部下。心和心所是在同一处生,感受同一个所缘,同一时间生起,又同一时间灭去的法相。

心所有五十二种,诸如贪心所是贪婪执著的心所。瞋心所是瞋恚恼怒的心所。愚癡心所是没有智慧,不明究竟法的心所。不贪心所、不瞋心所、和智慧心所是和贪、瞋、癡心所相反的心所。等等。

心和心所同生同灭,有着和心一样的感觉,譬如善良的心所伴随着善良的心生,憎恚的心所伴着憎恚的心生,有什麽样的心生起,就有同样情绪的心所一起生灭。虽然我们都希望美好的心和心所比醜恶的心和心所更多,但是美好的心和心所能多或少的生起,就关係到一个人对人生的真理实相是否正确理解,以及习性的累积。心所也和心一样没有实体,同样无常、无我。

这是佛祖證道後,谕示给世人的超越时空、永恒不变的真理。

 

色是一切真正存在,但本身没有知觉的法相。色可以说纯粹只是心感知的目标,色的巴利语意思是变坏,也就是说物质受到内外在因素的干扰,会因冷变坏,因热变坏,因饥变坏,因渴变坏,因风吹、日曬、生蟲而变坏。色有二十八种,色法也和心法、心所法一样的是因缘和合而生之法。

二十八种色,并不是指桌子是一种色,花木是一种色的意思。在究竟法里,地、水、火、风是色的四大,其他二十四种色是在四大的基础上再产生的色相。这些真正存在,本身又没有知觉的色,包括了:颜色、声音、气味、味道、冷热、软硬、松紧、眼净色、耳净色、身表、语表、女性根色、男性根色……等等。众生有男女两种性别,就因为有两种性色遍佈全身,女性根色使女性表现为女的,男性根色使男性表现为男的。

颜色在眼处显现,颜色不会知觉;声音在耳处显现,声音不会知觉;气味、味道不会知觉,冷热软硬本身也没有知觉,知道冷热软硬是心的功能。听到声音,意味着有听的心在当下生起,才知道有声音。假如有声音在响,但当时如果听的心没有生起,那声音也就没有呈现。声音是不会知觉的色法,知道声音响起的是心和心所,心和心所是名法。心、心所、色各都是属於不同的究竟法。

法相是无处不存在的,不管我们是有所感知,或是无所感知,呈现在我们的每一个呼吸间的是心、心所,和色,它们是各各不同的法相,绝不混淆。从早到晚,从生到死,不外是各种色法与名法的生起灭去。生命的过程,就是不停息地呈现在我们的眼睛、耳朵、鼻子、舌头、身体,以及心里思念的各种法相,也超不出这六个官能的知觉。

没有聆听过佛法,就不可能知道生命的真相。在认真聆听、思考、印證佛法一个时期後,逐渐培育起的正见能慢慢的领悟佛陀所开示的生命真相,明白我们有生以来都紧紧执著的心理感觉与物质现象,其实都只是一个个正在不停生灭、无常与无我的法相。

要了解生命的实相,不是一蹴即至,那必须是耐心的聆听後再认真思考,明白色法和名法的分别,一点一滴慢慢熏陶如理作意的智慧,从而松开根深蒂固的、对物执我执的邪见。

 

涅槃

除了心法、心所法及色法构成了我们这个世间的有为法之外,还有一种究竟法,称为涅槃,也称为无为法。涅槃是断灭烦恼的法,是非因缘造作之法,它是不依赖任何条件产生和存在的。

涅槃虽然是真的存在,但涅槃的境界,非高深的般若智慧难於体验到。在原则上,我们只要认清一点,即是世间万物,都有阴阳正反的两面,正如黑暗消失了就是光明,痛苦消失了就是安乐;有心、心所、色等生灭不息的究竟法,就一定有不生不灭的究竟法存在,也就是涅槃。

由於涅槃是證得正等正觉智慧後的境界,凡夫俗子必须先认知万物的实相,才能够逐渐熏陶出正知正见的智慧,如果对眼前的实相存妄见,以幻当真,就不可能体證到涅槃。因此,我们应该先著意在眼前,以及逐渐熏陶培养如实知见、认清万物实相的智慧。

涅槃有二,即有馀涅槃和无馀涅槃。当佛陀在菩提树下證悟得无上正等正觉圆满智慧,根除烦恼,但还有五蕴肉身,有心、心所和色的生灭,为有馀涅槃。佛和阿罗汉生命结束,命根断绝之後不再轮迴,即不再存有五蕴肉身,为无馀涅槃。

心的真相

心的特徵是体验、感知、识知,心正在感知的目标或对象,在佛学中称为“所缘”。心通过眼耳鼻舌身,接触到色声香味触,色声香味触就是心的所缘。心正感知声音,声音就是心的所缘,假如有声音响起,但是心并没有知觉到,那声音就不是所缘。任何一种心正在感知的法相,就是心当下的所缘,心除了感知外在的所缘外,心能知道心正在想,心也感知心里的感觉,如心里的念头等。心生起的一刹那,仅能识知一个所缘。儘管心有很多种类,但是每一个心的性质都不同,心的不同,是因为和心一起生起的心所的不同所致。

心是真有的,但心又没有实体,那麽心在哪儿呢?研习心法,就是观察与认知展现於当下的法相,与心的认知功能,也即是心与所缘的关係。如果不知道心和所缘的关係,就不知道心在哪儿,也不知道心的相貌,因为心纯粹是识知目标的过程而已,并没有所谓的我、灵魂或主宰。

在佛学中,心是内在的法相,心感知的对象是外在的法相。“看见”的时候,有眼识心在眼处生起识知颜色景象,识知颜色景象的心是内在的法相,颜色景象是外在的称为“色”的法相。

物质撞击会有声音,耳识心在耳处听到那声音,声音是外在的法相,耳识心是内在的心的法相,假如声音在响起的时候耳识心没有生起,就不会感觉到其时有那个声音正在响着。

知道气味是因为有鼻识心在鼻处生起,知道味道是因为有舌识心在舌处生起,身识心感知的是冷热软硬松紧等。其他各种心理感觉,就直接在意识里生起,心也能觉知这些意识里的感觉。

眼睛看到的只是“颜色”,看只是一刹那,但是其後生起的一连串心,会对眼睛所看到的颜色加工造作,就体现为眼睛看到各种各样的景象,然後累积的习性会对所看到的景象产生喜欢或厌恶的心理感觉。

耳朵听到声音,声音只是高高低低的音符,但在心的加工下,就成了动听的声音,或是让人恼怒的声音。同样的,鼻子嗅到气味、舌头尝到味道,或身体触到冷热软硬等所缘後,紧接著生起的一连串心就对这些一刹那间接触到的所缘进行加工、判断,犹如敲钟一样,每一次的撞击,都会传出嗡嗡的回响声,心的造作功能也如此。

在看见的时候,心在眼处生起,然後立即在眼处灭去;听见的时候,心在耳处生起随即灭去。知道颜色、声音、气味、味道、触等的心,不停的在眼耳鼻舌身等五处生灭,然後是心的加工造作,如果不知道心只是一种正在感知、正在体验所缘的法相,就不知道心在哪里,也找不到自己的心。

所有的心都只有一个功能,即心只是体验、或识知所缘的过程,假如没有和心一起生灭的心所在起作用,那麽心可以说是洁白清纯的,无所谓善心恶心、或喜欢不喜欢,但是一个心因为有了至少七个以上的不同心所一起生灭,伴随而生成为各种不同心态的心,就会产生喜欢或不喜欢的感觉,其後又再生起善心或不善心,不善的心所就致使心呈浑浊。

心的生起,有其一定的因缘,缘聚而生、缘灭而逝不受人控制,心生起灭去无踪影,所以心没有一个“我”的存在,也不能说我有一个固定的“心”存在。假如认为心是造作者或工具,则容易让某些人执取心为“我”,落入“心是主人”“心有实体”的邪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