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法概要 (12)

在佛学经书中,有关于五路心路识知所缘的比喻。一个国王在寝室内憩息,一个侍臣在服侍他,一个耳聋的侍臣站在寝室门边,耳聋的侍臣旁边还有一排三位的侍卫。

有一个城外人持了食品来敲门,耳聋的侍臣听不见声音,服侍国王的侍臣发出讯号,耳聋的侍臣知道讯号后,就打开门户。

第一个侍卫接过贡品,交给第二个侍卫。第二个侍卫交给第三个侍卫,第三个侍卫呈献给国王进食。

在上述的比喻中,解释了在心路过程中,每一个识知所缘(对象)的心,在生起灭去时所进行的作用。所缘撞击眼根门,譬如是城外人持了食品来敲门。服侍国王的侍臣譬如是五门转向心,觉知有人来敲门,就发出知觉那所缘撞击根门的讯号,五门转向心生灭后。随即生起的眼识心,在眼根执行“看”的作用。

接着第一个侍卫,即领受心,接过贡品,交给第二个侍卫,即推度心。第二个侍卫交给第三个侍卫,即确定心,第三个侍卫呈献给国王进食,国王即速行心。

这个比喻的意思,在于说明在一组心路中,每一个生起即灭去的心的单一作用,所缘的作用仅是撞击根门,就像城外人没有接近国王,但是贡品由第一个侍卫交给第二个侍卫,第二个侍卫交给第三个侍卫,第三个侍卫之后才到达国王,是国王享受贡品。

经书中另外还有一个以芒果來形容心路過程的比喻。有個人蓋著頭睡在芒果樹下。其時有粒熟了的芒果掉下撞在地上,其聲吵到他的耳朵裡。被聲音吵醒之後,他張開眼看,伸手取該果,捏一捏及嗅一嗅它。然後把它給吃了,吞下及回味它的味道。過後再倒回去睡覺。

在此,那人睡在芒果樹下就有如有分流。芒果掉下撞在地上,其聲吵到他的耳朵則有如所緣撞擊根門,如:耳門。被聲音吵醒即有如五門轉向心轉向所緣。張開眼看即有如眼識執行看的作用。伸手取該芒果有如領受心領受所緣。捏一捏芒果有如推度心在推度所緣。嗅一嗅它則有如確定心在確定所緣。吃芒果即有如速行在體驗所緣的滋味。吞下及回味它的味道有如彼所緣取速行的所緣為所緣。那人過後再倒回去睡覺則有如再沉入有分。

 

由上述的比喻,说明只有眼识心在所缘撞击根门时执行“看”的作用。所缘仅撞击到根门为止,并没有超越根门,是接连生起的心知道所缘。接着生起的领受心、推度心,和确定心都是生起执行本身特定的作用后灭去。

确定心灭去后,速行心生起,七个速行心以无贪、无嗔、无痴的善心,或贪、嗔、痴的不善心,体验同一个不论是由眼、耳、鼻、舌、身、意各根门所接触到的所缘。由于同一个所缘的善心或不善心重复了七次,故此巩固了善心或不善心,累积了在未来生起的善心路或不善心路的因。不善心累积多了,只要一睁开眼,不善心就生起。

没有心路的心态是有分心,有分心是不断的生起灭去,直到心路的生起为止。有分心没有从眼、耳、鼻、舌、声、意等根门上觉知所缘,也就是说,在有分心的状态中,这个世界好像不存在,但是并不是这个世界不存在就没有烦恼,因为烦恼杂染有三个层次:即累积沉淀在心底的细微烦恼杂染;和速行心一起生灭的粗糙烦恼杂染;以及和速行心一起生灭的强烈烦恼杂染等。至於思想和作梦,思想和作梦是意门心路,不是有分心。

因此,除了阿拉汉之外,众生的心,即使是善的速行心、或不善的速行心,也都有潜在的细微烦恼杂染。所以,只要是眼睛看到,耳朵听到,鼻子闻到,舌头尝到,身体接触到,或者是心里思想到,同一作用的七个速行心,就巩固了善或不善的习性。

应当注意的是:整个心路的发生,诸心纯粹只是生起灭去,各司其职的执行识知所缘,是毫無自我的,背后并没有一个主宰者,没有“我” 在控制,没有所谓的体验者,也即是在心路之外不存在一个能认知、识知的人。因此,不能执著心为我,不能认为“我能看、我能听、我能想……”,因为心识知所缘只是一个过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