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法概要 (3)

心的生起不能没有心所,也不能没有心和心所同取的所缘,也就是说,有心就有心所,也一定有所缘。虽然心和心所都是同時生灭的在执行“知”的作用,但是以心为主,以心为大,如果说是主人的话,那么心所”就是心的随从、部下。所以在经典中,在提到心时,虽然没有重复提到心所,但在意思上,是包括了心所在内。

在“知”的过程中,心的功能只是纯粹的“知”所缘,而对所缘的分析感受是心所(cetasika)的功能。心和心所同生同灭,在同一个依处生起,和取同一个所缘。不同的心所,具有不同的任务与功能,它们的出现就带来了不同的感受反应。

心的功能只是“知”,但是因为有了五十二个性质不同的心所的造作,心又分划为善心、恶心、有因心、无因心……等等八十九种心。依照禅修所到的境界,又可分为一二一种心。

心的生起不受控制,没有人喜欢恼怒焦躁的心,知道那是不善的心,但是只要有恼怒的因,怒气会立即的生起。有什么样的因,就有什么样的心生起。在研习佛法后,会明白其实欢乐嬉闹的心也是不善的心,是执着的心,属于贪嗔痴中的贪心。不善的心,不论是轻微的,还是强烈的,不善就是不善,善和不善,是不可能混淆的。

 

有的人问,怎样才能不生气?

嗔怒是一个心所,心因为怒心所的同生而称为怒心。怒心的生起灭去,也不是有一个“我”在控制,有恼怒的因出现,怒心必定生起,所以并不是仅仅看了一些佛书,或是去拜了佛的人,就能够改变已经累积的性格,必须是超凡入圣的圣者才能真正消除烦恼。

通过般若智慧的熏陶,可以慢慢的分辨出,在流转不息的心念中,何者为善心,和何者为不善的心。只有认清善和恶的面目,和它们所带来的后果,才会逐渐的趋善去恶,嗔恚的心也才会慢慢的减轻。

贪嗔痴使众生无始以来的在轮回中流转,有出世间心的圣者也不是马上就绝灭一切贪嗔痴,必須是次第地修习戒定慧,尤其是通过“慧”观照世间的无常、苦、无我的培育,智慧成熟时生出的四个等级的出世间心,带来四个果报的道心,道心生起后,成为各个阶层的圣者。

四个超凡的圣者,依序为1,入流圣者。2,一来圣者。3,不来圣者。4,阿拉汉圣者。

入流圣者(Sotapanna,如流是巴利文的直接翻译,中译須陀洹。入流圣者断除最粗糙的邪见,和对佛法的质疑。入流圣者的投生,不会超过七次,就证得最终的解脱,而且也绝不会投生至任何恶道。

一来圣者(Sakadagami,中译斯陀含。一来圣者再减轻贪嗔痴,但还有细微的贪爱和嗔恚,到此境界最多只要再出生一次。

不来圣者(Anagami)。中译阿那含,意为不再返回世间投生,不来圣者根断贪欲和嗔恚。

阿拉汉圣者(Arahanna),阿拉汉圣者是完全解脱者,绝灭所有潜在的不善法相,阿拉汉圣者涅槃后归于寂灭,不再出生。

心法概要 (2)

心的特征是感知、觉知。心正在觉知的对象、或是目标,就称为心的“所缘”。硬物撞击产生了声音,但假如心没有觉知到那声音,那声音就不是心的所缘。

心能够感知内在和外在的法相,心通过眼耳鼻舌身意六个官能感知外在的法相,也能感知心本身的感觉。研究心,就是研习呈现于当下的外在的法相和内在的法相。看的时候,景象是眼识的所缘,是呈现在外的法相,感知外在法相的心是内在的法相。

心除了觉知、识知,还有想,心不停息的在想,从身边的小事到国家的大事,每个人的想法也不同,导致的行动作为也不同,由个人而到团体,综合起来就成为发生在社会上的各种事件。今天的社会所以如此,是因为今天人心的想法如此,未来的社会如何,也在于未来人心的想法如何。

心的本质是纯净的感知状态,心可能因烦恼的杂染而污浊,但污浊不能改变心的纯粹是感知、识知的特征。

心生起后随即灭去,上一个灭去的心是下一个心生起的因。看的心生起灭去,下一个心已经不是看的心,所以我们不可能没有间断的在看到、在听到,或是在不停的思索中。

在无梦的熟睡中,心也不断的在生起灭去,但是在熟睡状态下的心并没有通过眼耳鼻舌身意等六个门户接触到所缘,所以我们不知道心的在运作。没有通过眼耳鼻舌身意识知所缘的心,称为“有分心”(bhavanga)。有分心的意思是生命的成份或要素,有分心保持了生命的继续存在,是生命流不可缺的心。在没有心路时生起的心,就是有分心,有分心也是生起灭去,但是有分心没有可以通过眼耳鼻舌身意等门户接触到所缘,所以我们不知道有分心的所缘和运作。

听见声音的过程是:外界的声音撞击到耳根的神经后,耳识在耳神经处生起听见声音,紧接著而起的是认知、分析、了解该声音意思的心。心的生起,从识知所缘到其后的感到喜欢不喜欢,然后是出现善心或恶心的一连串心理过程,称为一个“心路”。

在眼耳鼻舌身意等六处生起的心识是一个心路的开始,一个心路灭去后,随即是数目不定的有分心的生生灭灭,然后是另一个心路的开始生起。生命的存在,就是心路与有分心不停息流转的延续,一直到“死心”(cuti)的生起,执行死亡的作用,心路和有分心的运行中断,一期的生命就告结束。

在无梦的熟睡中,有分心没有通过眼耳鼻舌身意识知所缘,所以没有喜、怒、哀、乐、妒忌、慈悲等等的感受,但是累积的烦恼还在,只要是心路开始运作,潜在的烦恼就生起,所以,只要是有知觉,立刻就有喜欢不喜欢,善心不善心的出现。

儘管景象、声音、气味、味道、冷热软硬等色相是实际存在的,但是如果没有心的当下感知,则以上所述的各种色相不能呈现。

只有对事物有正确与透彻的理解,才会产生智慧,研習佛学,就是循依佛陀的教导,认知宇宙万物的实相。因此,所谓“心念处”,就是心对呈现于当下的法相的觉知功能,不受愚痴所惑,慢慢熏习了解觉知的心生起时的状态的修行。

心法概要 (1)

 

在三藏圣典中,究竟法是阿比达摩(论藏)的主体经义,究竟法有四,即心究竟法、心所究竟法、色究竟法、涅槃。色究竟法就是“色法”,心究竟法和心所究竟法合称为“名法”,也就是心法,是究竟法中的基本要义,也是究竟法的中心点。

究竟法把世间一切划分为有知觉的法相,和没有知觉的法相两大类。色法是没有知觉的物质状态,名法(心法)是有知觉的心理状态。

每个人都有心,但佛学中所说的心不是指那个正在跳动着的心脏,佛陀所说的心,是指觉知、识知的精神状态。由於心是没有实质的感知状态,所以很难明了心的功能仅是感知的实相,没有佛陀的开示,世人就对心的实相一无所知。

心的特征是识知,心不单是识知当下所看见、听见、气味、味道、以及身体的触觉等之外,心还觉知心里的各种各样念头,所感知后的反应,就基於各人心的造作。

有的人心里累积多的是善念,那即使是接触到恶人,累积善念的人也能生出慈悲的心,或是能够友善相处。反过来说,累积恶念的人,心态就很容易产生嗔恨、烦躁,所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各人的性格因为心的累积和造作而不同,儘管见到的是同一个人,同一件事,但心的累积不同,各人的感觉也不相同。

我们生活在一个万花筒般的世界上,但实际上,儘管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多姿多彩,但它们都是超不过我们的眼睛、耳朵、鼻子、舌头、身体、和心的接触。一切色相,如果没有心的感知,那一切色相都好像没有存在。

我们所看见的,好像是一个世界,但是从究竟法的角度来解释,呈现在跟前的人或物,只是光线和颜色所组合的景象,景象碰触到眼神经后,觉知景象的眼识生起灭去,紧接着生起的心识立即对该景象加以分析辨别,於是就成为所看见的人或物等。

一个心在生起时仅执行一个作用,所以,在看的一刹那,眼识仅仅是看,负责看的眼识灭去后,识知所看见的人或物,是随后产生的心识的功能。

也可以说,我们说看见人物、房子、树木等等,其实就是当时心里正想着那些人物、房子、树木等,而看和想是在不同刹那的心,看的时候没有想,想的时候也没有看。但是心的流转无比的迅速,以致使我们觉得一下子就看见人物、房子、树木等,而且它们都好像没有改变的存在着。心的延续性,使我们无法觉知心的生灭变化。

觉知、识知的心并不是只有一种,心有很复杂精致的造作功能,就表现在每个人千奇百怪的念头上。我们无时无刻的、不管做什么事,说什么话,其实都是在心的主使下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