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法(Paramatthadhamma)概要 (6)

色究竟法

 

色法一共有二十八种,包括四大和四大所造色。四大也稱為四界,即地水火风,其他二十四种是四大所造色。

 

四大互相依存,和四大同生灭的还有颜色、气味、味道、食素等四种色相。也就是说,任何的物质除了地、水、火、風四大之外,一定都還有颜色、气味、味道、食素的组合。颜色仅在眼睛呈现,气味仅在鼻子呈现,味道仅在舌呈现、食素就是营养素,能够维持并滋养色相,是使色生起的因。这八种色相也称为八不离色,它们是不能分开的。

颜色、气味、味道、食素等四种境色依靠四大而生,它们产生的时候是同时产生,灭去的时候是同时灭去。实际上,如没有四大,也没有其他的二十四种色。

 

色的生起,必須有其他的色的組合成為一體,稱為一粒色聚。每一粒色聚,并不是生起后即刻灭去,一个色相的寿命,等於十七个心的生灭。

色相的生、住、灭,尽管是无比的迅速,但是比色的生灭更加迅速的是心的生灭。一个色的生灭,具有四个相,即现起色,相续色,老化色,和在灭时的无常性色,称为四相色。四个色各有不同的相,现起色不是相续色,老化色也不是相续色,在灭的色也不是老化色。

四大加上和四大同生灭的颜色、气味、味道、食素等四种境色,加上四相色,为二十八个色相中的十二个色。

 

由至少八个以上的色相组成一粒色聚,儘管物质由色聚组成,但色聚与色聚之间,并不是黏住在一起没有空隙。实际上,不论色聚是如何的微小,色聚与色聚之间还有有空隙的存在。在两个不同的色聚中间的空隙、空间,就称为空界。色聚与色聚是不同的个体而不会黏在一起,是由于有空界的关系,它能使色聚呈现为一个一个不同的个体。空界也是一个色。不论是有生命、或是没有生命的色(物质),都不会缺少以上十三个色法的组合。

 

有五蕴生命的众生,还有因业而生的五个色相,称为五净色。“净”是透明、明净的意思,透明的色聚能够对外界的撞击敏感。即:

一、眼净色在我们的眼球里面,有一类色聚是透明的,这种透明色聚里面的眼净色对外界的颜色有反应,类似于现在医学所说的视网膜里的视觉细胞,视觉细胞还是由无数的色聚所成的。这种透明的色聚里面可以取颜色为所缘、对颜色的撞击敏感的叫眼净色。当光或颜色撞击了眼净色之后,生起的眼识就能辨别外境。

二、耳净色耳净色是位于耳洞内的净色,它能够对声音敏感。眼净色只存在于眼睛之内,身体的其他部位都没有眼净色。耳净色也是,只有存在于耳洞内。

三、鼻净色它是位于鼻孔内的净色,对气味敏感。我们能够嗅到香气、臭气、腥膻、烧焦等等气味,是由于鼻净色对这些气味敏感,依此生起的鼻识在起作用。

四、舌净色。舌净色是位于舌头上的净色,对酸、甜、苦、辣、咸等味道敏感。

五、身净色。身净色是遍布全身的净色,对作为触所缘的地、火、风三大敏感。类似遍布全身的神经细胞,神经细胞对触觉敏感。

 

在有五蕴世间的众生,所有的心识活动都必须有个依处。如我们的眼识能够看,必须依眼净色而生起;耳识能够听,必须依耳净色而生起;鼻识能够嗅到气味,必须依照鼻净色而生起;舌识能尝味道,必须依舌净色而生起;身识可以感触到凉、暖、舒服、柔软,必须依身净色或者身依处而生起。

众生所有的心都不能离开色身,它们是互相依存的;只要有生命就会有心识,心识必须依靠色身而存在,不可能有离开色身独存的心识。除了以上依眼净色、耳净色、鼻净色、舌净色、身净色而生的心识外,其他所有的心识所依附而生的色,称为心的依处色。

命根色。所有的因业而生的色法,包括所有的人和动物体内都有命根。假如命根断绝的话,就宣告这个人或动物的生命已经结束。

四大加上和四大同生灭的颜色、气味、味道、食素等四种色相,加上四相色,空界色、五净色、心的依处色、命根色,合共二十个色。

 

众生有男女两种性别,因为有两种性色遍布全身,女性根色与男性根色。因为有了女性根色和男性根色,所以才表现为女性为女的,男性为男的。

以上二十个色,加上女性根色与男性根色,合起来是二十二个色。

 

众生的色身能够活动是因为有心,因此也有因心而生的色,假如仅仅由因业而生的色,色身就不能够移动。色身能够活动,表现在三个色相上,即轻快性色、柔软性色和适业性色三种色相。

轻快性色。色轻快性是色相轻盈、轻巧、灵活的性质,如身体健康的人。

柔软性色。色相柔软、不僵硬。

适业性色。色适业性是色相具有适合工作的性质。如适合身体的任何动作、工作。

以上三个色相没有本身的法相,它们是四大的变化色,三种变化色也不会分开出现。如果心欲移动身体或四肢的某个地方,则必须有因温度和食素而生的变化色在身体的那个地方生起,否则,儘管心想活动,色身也不能动弹,举例如瘫痪或身体麻痹等。

三种变化色可以在心生色、时节生色、食生色的色相里生起出现,但是业生色就没有这三种属性。

上述二十二个色,加上三种变化色,等於二十五个色。

 

有两种表色,属于心生色,是心欲把自己的想法、感受、态度表达给别人知道,一种是通过身体来表达,称为身表;另外一种是通过语言来表达,称为语表。

身表的特相是身体的动作、姿势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意志,如摇头、招手,合掌敬礼等。

语表是用言语来表达,以发出音声来表达自己的意志。语言的表达必定伴随着声音,但是声音并非都是语表。譬如敲门发出的是声音,不是语表。汽车的声音、走路的声音也不是语表。

声音。声音是色,声音的色相不是语表的色相,声音撞击耳净色,是耳识生起的因。有的声音不是心生的色,如打雷、风声、机器声、电视声等等。

上述二十五个色,加上身表、语表,加上声音,全部等於色法的二十八个色。

究竟法(Paramatthadhamma)概要 (5)

色究竟法

色是没有知觉的法相,色有二十八种,色法也和心法、心所法一样的因缘和合而生之法。

二十八种色,並不是指桌子是一种色,花木是一种色的意思。色究竟法里的二十八种色,眼睛能见到的仅有颜色(景象),其他二十七种色,必须通过别的途径感知。譬如声音是一种色,声音由耳朵的管道感知等。

儘管心、心所和除了颜色之外的其他二十七种色,都是属于看不到的法相,但心和心所是识知所缘的究竟法,而色是不会识知所缘的究竟法,以现代的语言,也可解释为心和心所是属于精神,而色是物质。

一个色不能单独的生起,必须有其他的色的组合成为一体,称为一粒色聚。

色的组合极为精致,色的法相不断的迅速生灭,但一粒色聚的生起灭去时间,心已经生灭了十七个刹那。儘管眼睛所看到的色,和耳朵所听到的色(声音),在感觉上,好像是同时出现,实际上,它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超过了十七个心的刹那。

色的组合是有规律的,即使是把色分解到无法再分解的微小,任何一粒色聚,最基本都有八种色法。这八种色法是地界、水界、火界、风界、颜色、气味、味道、食素。所有色聚里面的色法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同生同灭”,也就是它们产生的时候是同时产生,灭去的时候是同时灭去。

在我们身体里面、身体外面,只要是物质都是由色聚所构成的。色聚包括两类色法,第一类是四大,第二类是四大所造色。

四大也称为四界,一共有四种,即地、水、火、风。四大所造色指依靠四大而产生的色相,包括颜色、气味等等,一共有二十四种。

四大以及四大所造色之间的关系,就好像是大地和依靠大地而生长的花草树木一样。我们所生活的这个物质世界,所能感知到的一切物质现象,大到整个宇宙、地球、山河大地,小到细菌、极微细的粒子,无不是色法。我们所看到的世界好像五花八门、千姿万彩,其实都离不开地、水、火、风四大和四大所造色,只是它们之间的组合不同而已。譬如空气中有水分,水分被分解到最微小的单位,也还是地、水、火、风的组合。

四大,又称为四界。它们分别是地界、水界、火界、风界。不过,这里所说的四界并不是我们平时所认知的地水火风,“地”并不是土地、大地;“水”并不是海水、河水、湖水,或者所喝的水;“火”也不是熊熊燃烧的火或者灯火;“风”也不是吹来的风,我们不能够用这些物质现象来理解。依照佛陀的教法,四界属于究竟法的范畴,即实际存在,而又各具有不同特征的法相。

 

色法中的四界分析如下:

第一、地界。地界的特相是硬;任何的物质,只要我们可以感受到的、听到的,这些现象都有地界。比如空间,水也好,熊熊燃烧的火也好,乃至呼吸的空气也好,都有地界的成分。

第二、水界。这里的水并不是平时我们所喝的水、海水、湖水等等。水的特相是流动;水界能够把物质黏在一起,不会散掉。因为物质之间必定会有一种凝聚力,如果没有这种凝聚力就会破碎掉,这种凝聚力就是水界的作用。

第三、火界。火界的特相是热或冷,换而言之就是温度。任何的物质,都會有温度,这就是火界。

第四、风界。风界的特相是支持;使色法能够支撑,能够维持。同时,任何物质的运动都是风界的作用。

地、水、火、风四界互相作用,互相依存。四界立足于地界,地界支撑着它们,由水界黏在一起,由火界来维持,由风界来支持。四界的特相就是:硬、粗、重、软、滑、轻,流动、黏结,热、冷,支持、推动。这就是四界,也就是四大的十二个特相。

究竟法(Paramatthadhamma)概要 (4)

心所究竟
现在再讲另外一种究竟法——心所究竟法(cetasika paramattha)

根据阿毗达摩,有四种究竟法,它们是色法、心法、心所法及涅槃。涅槃又称为无为法,只有一种;色法共有二十八种,心法有八十九种或一百二十一种;心所法有五十二种。我们能体验到所有这五十二种心所,它们是我们平时都可能产生的心理作用。

这个世间不外乎物质现象和心理现象。物质现象称为色法,我们之所以会对物质生起贪爱,是由于“心”在起作用。如果只是物质、只是色法,物质不会痛苦,因为色法本身没有感受,色不会感到痛苦,它们没有情识、没有感觉,有感觉的是心理现象。

名法(nama)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心法,一类是心所法。心不会单独生起,它的生起必定伴随着若干的心理作用一起生起。换句话说,心在对外界作出任何反应的时候,并不是单一个的心理在起作用,而是有很多的心理同时在运作。其中执行识知对象作用的称为心,伴随着起作用的其他心理称为心所,意思是“属于心的”。

我们平时所接触的各种不同的人、事、物,在阿毗达摩里可以归纳为最简单的关系——名法与所缘的关系。名法包括心与心所,所缘就是心认知的对象。心认知的任何对象,也包括我们自己,都称为所缘。所缘就是我们平时看到的颜色、听到的声音、嗅到的气味、尝到的味道、触到的冷暖硬等感觉,还有所想到的任何东西。我们能够想到、能够知道、能够感觉到的都称为所缘,也就是心的对象、心的目标。只要有名法,必定会有所缘;或者说只要有心,必定会有心的对象;不存在有心而没有对象的。

心所的巴利语为cetasika,可以将之理解为“属于心所有的”。心所的生起有一定的规律,当心生起时,必定伴随着心所生起。就好像说:国王来了。国王必然不会单独一个人来,他会有若干的随从伴随着来。国王如同心,那些随从、大臣如同心所。当所缘出现的时候,心会执行识别的作用,与此同时,也会有各种的心理在一起对所缘执行各自不同的作用,这些心理就称为心所。

心所有四个特点:

1心所必定与心一起生起

2.心所必定与心一同灭去。

3.心所与心都取同一个对象。

4.心所与心拥有同一个依处。

 

识知的心生起时,和识知的心同时生起的,还有心所。每一个心所都有自己的自性,不同于九十八种心只有同一个究竟法,即熟知目标和所缘。

心所就是愤怒、高兴、爱恋、痛苦、吝啬、慈悲等等的各各不同情绪,共有五十二种各各不同法相的情绪,称为心所究竟法。心所究竟法和心究竟法是不同的究竟法。

不同的心所有不同的特征,如愤怒表现得粗暴,贪婪表现得执着,无知和邪见是痴的心所等等。不同的心所由於不同的因而生起。

心所和心是识知所缘的名法(nama),心所和心同时生起,同时灭去,识知同一个所缘(对象),以及在同一依处生起。心和心所同生同灭的分不开,心不能没有心所的生起,心所也依附着心生起。

心和心所有不同的作用,而以心为大。一个心的生起,有数目不同的多个心所的同时生起配合,由於各种心所的不同特征,使到心分成九十八种心,或再详细分为一百二十一个心。如一些心和心所的功能是看,一些心和心所的功能是听,一些心有贪婪的心所同生,一些心有嗔怒的心所同生等。

心和心所的法相是随生随灭,是实际存在的。法相是无我,无众生,不受控制。

佛陀的教导,开示世间所有法相的实相真理,研习究竟法者,应该在教理上理解后加以思考验证,以慢慢感悟呈现于当下的究竟法相。

研习究竟法,是一个次第的、慢慢熏习、熏陶、磨练的过程,必须透彻的明白错综复杂的诸法的规律,如了解看的心和听的心不是同一个心,看和听也不会在同一个刹那的一起出现,它们的生起皆因为不同的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