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相应法 (18)

心可以根据不同的相应法(sampayutta dhammas)来分类,这些相应法就是让心是多样化的不同心所。心可以依据与特定心所的相应(sampayutta)和不相应(vippayutta)来分类。当以这个方式来分类时,这五个特定的心所指的是: 邪见(ditthi), 瞋(dosa), 疑(vicikiccha), 掉举(uddhacca)和智慧(panna)。其中四个是不善的心所,一个是美的心所。

 

关于不善的心所和心互相相应的分类如下:

  • 邪见相应(ditthigata- sampayutta):心与邪见相应,错误的见解
  • 瞋恚相应(patigha-sampayutta):心与瞋恨相应
  • 疑相应(vicikiccha-sampayutta):心与疑相应,对实相有所怀疑
  • 掉举相应(uddhacca-sampayutta):心与掉举相应,不休息

 

关于和美心所相应的心如下:

  • 智相应(nana- sampayutta):心与智慧相应。

 

欲界中十二种类型的不善心可以依相应法和不相应法分为八种类型的贪根心(lobha- mula -citta)。其中有四种类型是与邪见相应的,四种类型是与邪见不相应的。

 

还有两种类型的瞋根心是与瞋恚,瞋心所相应的。瞋的本质是粗糙的,粗劣的。

 

另外有一种类型的痴根心是与疑相应的以及一种类型是与掉举相应的。

 

因此,欲界中十二类型的不善心有八种是相应法,有四种是不相应法。

 

与邪见相应的贪根心以及与邪见不相应的贪根心可以根据感受区分。其中与邪见相应的四种贪根心,有两种是伴随着愉悦的心裡感受,另外两种伴随着中性的感受。与邪见不相应的四种贪根心,也有两种是伴随着愉悦的心裡感受,以及两种伴随着中性的感受。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区分的因素。贪根心可以是不需怂恿就生起的(无行;asankharika)以及需被怂恿才会生起的(有行;sasankharika)。因此,贪根心有四种类型是不需怂恿的,四种类型是需要被怂恿的。这八类的贪根心分类如下:

  1. 悦俱邪见相应无行一心(愉悦的心裡感受,邪见伴随,不需怂恿的)
  2. 悦俱邪见相应有行一心(愉悦的心裡感受,邪见伴随,需被怂恿的)
  3. 悦俱邪见不相应无行一心(愉悦的心裡感受,没有邪见伴随,不需怂恿的)
  4. 悦俱邪见不相应有行一心(愉悦的心裡感受,没有邪见伴随,需被怂恿的)
  5. 舍俱邪见相应无行一心(中性的感受,邪见伴随,不需怂恿的)
  6. 舍俱邪见相应有行一心( 中性的感受,邪见伴随,需被怂恿的)
  7. 舍俱邪见不相应无行一心( 中性的感受,没有邪见伴随,不需怂恿的)
  8. 舍俱邪见不相应有行一心( 中性的感受,没有邪见伴随,需被怂恿的)

 

有两种类型的瞋根心(dosa-mula- citta)是与瞋恚,也就是瞋心所相应的,因此它们都是瞋恚相应法。 每一次有不愉悦的心裡感受时,就同时会有瞋心所伴随,瞋心所的特征是粗糙的,粗劣的,使人烦恼的。不愉悦的心裡感受,愉悦的心裡感受和中性感受的特征是非常不同的。这两种类型的瞋根心都是与瞋恚相应,伴随着不愉悦的心裡感受。其中一种类型是不需怂恿,煽动的。而另一种类型则是需被怂恿的。它们的分类如下:

  1. 忧俱瞋恚相应无行(不愉悦的心裡感受和瞋恨伴随,不需怂恿的)
  2. 忧俱瞋恚相应有行(不愉悦的心裡感受和瞋恨伴随,需被怂恿的)

 

痴根心(moha-mula- citta)有两种类型。一种是与疑相应的,有疑心所伴随着。对佛,法,僧,五蕴,界,过去,现在,未来和其它事都是有所怀疑的。第二种类型则是与掉举相应的,有不宁静的心所伴随着。

 

痴心所(无明,moha cetasika) 掩盖实相的真实本质。当无明经验一个对象时,它掩盖出现的对象的真实特征。例如现在,当在看的时候,不会知道经由眼根看到的只是色尘,只是一种实相。对实相也可能存有怀疑。人们可能会怀疑,是否真的没有人或事物,是否该相信看到的只是经由眼根出现的色尘。怀疑并不会一直生起,但每当对佛、法、僧和出现的实相的特征有所怀疑时,那个时刻就会有与疑相应的痴根心。

 

在我们看到,听到,闻到,尝到或经由身体感官经验到有形物体之后,速行心很快会紧接着生起,当心不是善的时候,往往都是与掉举相应的痴根心。它通常是当不善心没有贪心所,瞋心所,和疑心所伴随时就会生起。因此我们可以知道与掉举相应的痴根心生起时的特征是会让我们没办法意识到实相,也因此不会知道出现对象的真实特征。

 

这两种类型的痴根心分类如下:

  1. 舍俱疑相应(中性的感受伴随着疑)
  2. 舍俱掉举相应(中性的感受伴随着掉举)

 

正如我们一开始所提,在十二种不善心中,有八种是相应的,四种是不相应的。

 

关于美(sobhana)的心,如果有慧心所伴随,称为智相应(nana-sampayutta)。

 

心可以被区分为不需怂恿的(asankharika)或需被怂恿的(sasankharika)。“行”(sankhara)一词在三藏经典中有多种含义。它被用在以下的名词: 行法(sankhara dhammas),行蕴(sankhara khandha), 业行(abhisankhara)以及不需怂恿的“无行”(asankharika),需被怂恿的“有行”(sasankharika)。在每一种情况下,“行”都有不同的含义。

 

行法是因其适当的因缘条件而生起的法。当它们生起后就立即灭去了。诸行无常。究竟法有四种:心,心所,色法和涅槃。其中心,心所和色法是行法;它们生起是因为适当的因缘条件,它们只会存在极短暂的时间,然后立即就灭去。涅槃是不需要任何因缘条件的法,它是不生不灭的法。涅槃是离行法(visankhara dhamma)。

 

行法中的心,心所和色法可以分类为五蕴:

  • 色蕴(Rupakkhandha):所有色法
  • 受蕴(Vedanakkhadha):感受或受心所
  • 想蕴(Sannakkhandha):记忆,或想心所
  • 行蕴(Sankharakkhandha):除了感受和记忆以外的其它50个心所
  • 识蕴(Vinnanakkhandha):所有的心(citta)

 

行蕴包括除了感受和记忆以外其它50个心所。行法则是包括了89种心,52个心所和28个色法。

 

行法包含的实相比行蕴多。所有的心,心所和色法都是行法,而只有50个心所是行蕴。

 

在行蕴的50个心所中,意图或思心所是最主要的,因为它是业缘法。它是指上等的,殊胜的,卓越的行法; “abhi”一词指的是优越。在缘起法(the Paticcasamuppada)中,无明缘行以及行缘识。缘起法的“行”指的是思心所,也是殊胜的行法,它是最主要的业缘条件。事实上,这是善业或不善业形成果报心和果报心所的业缘条件(缘起法中的行缘识)。确实,其它的心所也是心生起的因缘条件。例如触心所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缘条件。如果没有触心所去接触到对象,就不会有心去看、去听、去闻、去尝、去碰触或去想。然而,触心所并不是殊胜的行法。它的功能只是去接触对象,然后就完全灭去了。

 

因此,在行蕴的50个心所中,只有思心所是殊胜的行法。善业或不善业的思心所是一个最重要的业缘条件;它是果报心生起的业缘条件。

 

缘起法中无明缘行,“行”共有三种:

  • 功德行(punnabhisankhara)
  • 非功德行(apunnabhisankhara)
  • 不动行(anenjabhisankhara)

 

功德行是思心所与欲界善心,色界善心一起生起的。非功德行是思心所与不善心一起生起的。不动行是思心所与无色界善心一起生起的,无色界善心是坚定不可动摇的。

 

欲界善心只会出现极短暂的时间,而这种善不是不可动摇的。在一个速行心过程中只会出现七次。只会偶尔有佈施,守戒或其他种类的善。如果不是在善的情况下,不善心就会在心路过程中出现。色界善心是与智相应的善心(有慧心所伴随),这是平静已经达到了安止定或禅定的阶段。色界心是广大善心,是已经达到卓越,殊胜的善心。然而,因为它仍需以色法为修行的对象,所以它仍然是接近欲界的善心。

 

不动行是思心所与无色界禅定心一起生起的。这个心和第五阶级的色界禅定心是同一类型的心,但它没有以色法为对象,与色法无关,因此它是更加细致的;它是不可动摇的。它会产生丰足的结果,是无色界禅定果报心在无色界梵天中产生的业缘条件。在这些界的寿命是非常长的,这与无色界善心的力量是一致的。在天界出生是一个快乐的再出生,因为在天界并不像在人间和其他恶趣一样会有疾病、痛苦、身体其他的不适。然而,在天界的寿命并不像在色界的寿命那么长,在色界的寿命也不像在无色界上的寿命那么长。在无色界的出生是思心所与无色界禅定善心一起生起的结果。这种类型的思心所或意图是殊胜的行法,是不可改变的或不可动摇的。

 

总结“行”(sankhara)在不同组合词中的含义如下:

  • 行法(sankhara dhammas): 心,心所,色法
  • 行蕴(sankharakkhandha): 除了受心所和想心所以外的其他50个心所
  • 殊胜的行法(abhisankhara): 指的是行蕴中50个心所裡的“思心所”。

除此之外,无行(不需怂恿的)和有行(需被怂恿的)是用来区别心的不同。善心,不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可以是不需怂恿的或需被怂恿的。

 

我们在注释书(Book I, Part IV,Ch.V,S156)中读到有行(需被怂恿的)的意思是有努力或煽动。煽动可以是来自于自己,也可以是来自于他人。有些人可能会鼓动或命令他人去做某件事。不管心是不需怂恿的或是需被怂恿的性质,这个性质是在日常生活中自然而然地生起,。不管心是善的还是不善的,有时候会主动生起,是因为过去的累积,因此有强大的条件生起,并不需受任何的煽动。这样一个心的本质是无行,是不需怂恿的。有时候善心或不善心是弱的,它只能在自己或别人的鼓励或煽动时生起,那麽这个心是有行,是需被怂恿的。因此我们可以知道善心和不善心是有不同的力量的,是需被怂恿的或不需怂恿的。

 

有时候不善心的力量很强大,在经验对象的那一刻,累积的喜欢或不喜欢会马上生起。有时候并非如此;例如,有个人可能根本不想去电影院或剧院。然而,当他的家人或朋友怂恿他去的时候,他才会去。在这样的时刻是真的想要去吗?也许他并没有特别想去或不想去,但如果有人鼓动他去,他就会去。但如果他是独自一人的时候就不会想去。有时候人们可能会认为某部电影值得一看,但因为他不是很有精神,并没有感到立即的急迫性,也就不会去。这在日常生活中是很常发生的。我们可以发现不管是善的或是不善的,心都可以是有力量的或是虚弱的。有些人可能一听到有“供僧衣节”(雨季过后向僧侣们献上僧袍)庆典时,就想马上去参加,他们也会敦促其他人参加。但有些人听到这个人或那个人不去,即使被劝进,还是决定不去了。因此,善心和不善心有不同程度的力量,这取决于它们生起的因缘条件。

 

佛陀解释有些特定的心可以是无行,不需怂恿的或是有行,需被怂恿的,这都表示了心是多么的复杂。心的生起可能会伴随着同类型的心所,但又会因为它们是无行,不需怂恿的或是有行,需被怂恿的而又有所不同,这都取决于伴随的心所的力量。佛陀详细地教导佛法,这显示了他的无上慈悲。

 

我们在注释书(Book I,Part IV,Ch.VIII,S 160-161;1976年版)中读到了关于四个无限,也就是空间,世界系统,有情众生和佛陀的知识:

(1)事实上,空间是无限的,无法推算几百、几千或成百上千的由旬(一由旬为16公里)在东方,西方,北方或南方。如果把一个像须弥山那麽大的铁峰往下扔,把地球一分为二,它就会继续往下掉,但不会掉到最底部。因为空间是无限的。

(2)世界系统是无限的,无法推算几百、几千个由旬。如果四大梵天出生在色究竟天(色界最高的天),被赋予了速度,并且能够在一个强力的弓箭手射出的轻箭穿越棕榈树影子的时间,就能穿越十万个世界系统,以这样的速度奔跑是为了看到世界系统的极限,他们就会在没有达到目的的情况下死去。因为世界系统是无限的。

(3)在如此多的世界系统中,有情众生是无限的,包括了陆地的和水裡的生物。因此有情众生是无限的。

(4)比以上更加无限的是佛陀的知识。

 

空间是无限的。没人能测量的出有几百,几千或几十万由旬的空间,也没办法算得出世界系统有多少个。如果有人要数星星和世界系统,那么永远都不能够完成,因为世界系统是无限的。我们无法确定我们生活的世界系统中的生物数量:人类、天神、梵天、生活在陆地或水中的动物、所有在恶趣出生的众生。佛陀的智慧被称为是无限的,更是超出上述的三个无限。

 

当我们想到生活在无数世界系统中的所有生物时,所有这些生物多样化的心一定是无穷无尽的。就一个人而言,心有很多种,即使只是一个类型的心,例如欲界善心就有很多种。每个心都只会生起一次,它是独一无二的。同样类型的心会再次出现,但它已经不是同一个心了。当我们思考无数有情众生的心时,我们是无法想像的,既使只是一种类型的心,也会因为在不同的界而有多样的变化。

 

注释书在同一段裡也描述了愉悦的心裡感受伴随着欲界善心,与智相应,不需被怂恿的,也就是强大的,它被归类为八种欲界善心类型中的一种。这仅仅是被归类的一种欲界善心的类型,但对一个欲界有情已经有着无尽的多样性,对于无数的其他有情来说更是如此。

 

接着我们也在注释书中读到了关于八种欲界善心类型的分类:

现在,所有这些类型的欲界善心,在无数的世界系统中的无数有情生起。至高无上的佛陀,就好像在一个巨大的天秤上衡量它们,或者是把它们放在一个尺度上衡量它们,用他无所不知的能力来分类它们,把它们分为八种相似的类型。

 

根据真相把欲界大善心分为八类: 它们可以是愉悦的心裡感受伴随(somanassa vedana)或中性的感受伴随(upekkha vedana);有智慧相应或是没有智慧相应;不需怂恿的或需被怂恿的。总结如下:

  1. 悦俱智相应无行一心(愉悦的心裡感受,与智相应,不需怂恿的)
  2. 悦俱智相应有行一心(愉悦的心裡感受,与智相应,需被怂恿的)
  3. 悦俱智不相应无行一心(愉悦的心裡感受,与智不相应,不需怂恿的)
  4. 悦俱智不相应有行一心(愉悦的心裡感受,与智不相应,需被怂恿的)
  5. 捨俱智相应无行一心(中性的感受,与智相应,不需怂恿的)
  6. 捨俱智相应有行一心(中性的感受,与智相应,需被怂恿的)
  7. 捨俱智不相应无行一心(中性的感受,与智不相应,不需怂恿的)
  8. 捨俱智不相应有行一心(中性的感受,与智不相应,需被怂恿的)

 

我们是否有时感到疲倦和无聊,没有精神?有时候心想到要行善,但力量太弱,然后疲倦和无聊就生起。在这样的时刻,念能觉知到虚弱,没有能量去行善的心的特征吗?如果没有觉知,就会掉入是“我”懒得去行善的概念裡。疲倦、虚弱、无聊、沮丧、情绪低落、没有精神,所有这些时刻都是真实的。如果念不能觉知到这些自然而然出现的实相的特征,就不能够了解到它们不是一个灵魂,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我。它们只是不同实相的特征,因为适当因缘条件而生起,然后就马上灭去。

 

佛陀从许多不同的面向解释了心。其中一个面向是将心分类为不需怂恿的和需被怂恿的。贪根心可以是不需怂恿的或需被怂恿的。瞋根心和善心也可以是不需怂恿的和需被怂恿的。当念能够觉知到这些实相的特征时,就可以辨别出名法和色法是不同的。情绪低落,沮丧,或没精神去行善不是色法,而是心需被怂恿的特质,在这样的时刻,心是虚弱的。

 

只有欲界的心可以区分为不需怂恿的和需被怂恿的。欲界心是最低阶的心。这些心通常会出现在日常生活中,比如当人们看到、听到、闻到、尝到、经验有形物体或思考时。因为感官对象而生起的善心或不善心有时是有力量,不需怂恿自发地生起,有时它们是虚弱的,需要在被煽动怂恿下生起。这都取决于不同的因缘条件。

 

比较高层级的心也就是色界心,无色界心和出世间心并没有按不需怂恿的和需被怂恿的方式来分类。所有这些高层级的心都是需被怂恿的。因为它们需要依赖适当的发展(善知识的引导)作为它们生起的必要条件。在这种情况下,需被怂恿的并不表示它们是像需要被怂恿的欲界心一样是虚弱的。在色界心,无色界心和出世间心生起之前,一定会有智慧伴随着欲界善心。这是导致或促使它们生起的必要条件。因此,比较高层级的心(色界心,无色界心和出世间心)每一次的生起都会是需被怂恿(培养发展),与智相应的。

 

我们可以知道日常生活中的心是无需怂恿的或是需被怂恿的。比如说,当我们聆听佛法时,我们需要被鼓励吗? 也许一开始我们可能不会自发聆听,需要被劝告。不过,后来可能是我们自己愿意聆听佛法,不需要别人敦促。在各种情况下,心的本质都是不同的,也许是不需怂恿的,也许是需被怂恿的。比如,当一个人在被鼓动后可能会去看电影,因此,那时候心的强度是比较弱的。然而,之后当他很舒服地坐着看电影时,他很享受而被逗乐大笑,这个时候的心就不是虚弱的了,因为并不需要任何煽动去笑或觉得有趣。当一个人尽情享受和欢笑的时候,愉悦的感受是很强烈的伴随着心,它们是不需被怂恿的。这说明了心是无我的,它的生起是因为适当的因缘条件。现在这时刻生起的心可能是这样,但下一刻又是不同的了,这都是取决于不同的因缘条件。

 

问题:

  1. 有多少类型的心会有邪见(ditthi)一起生起?
  2. 什么类型的感受和邪见心所一起生起?
  3. 什么类型的感受和瞋心所一起生起?
  4. 什么类型的不善心和愉悦的心裡感受(somanassa vedana)一起生起?
  5. 什么类型的不善心和中性的感受(upekkha vedana)一起生起?
  6. “行法”,“行蕴”,“殊胜的行法”,“无行”,“ 有行”的含义是什么?
  7. 7.八种贪根心和八种大善心相似的之处和不同之处是什么呢?

第十七章 感受 (17)

心是多样化是因为有许多不同的相应法,也就是伴随的心所。心可以用不同的感受来分类:

  • 愉悦的心裡感受伴随 (somanassa sahagata)
  • 不愉悦的心裡感受伴随 (doma-nassa sahagata)
  • 中性的感受伴随 (upekkha sahagata)
  • 舒服的身体感受伴随 (sukha sahagata)
  • 不舒服的身体感受伴随 (dukkha sahagata)

 

每一个心都一定会有受心所伴随一起生起。不同的感受会伴随着不同类型的心。心是领导者,它知道出现对象的不同特征;受心所会去感受这同一个对象。感受可以是愉悦的心裡感受,不愉悦的心裡感受,舒服的身体感受,不舒服的身体感受或中性的感受。

 

心依据本质而有所不同,可以分为善心,不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而伴随心一起生起的心所会是一样的本质。不善心所不会伴随善心,善报心,或唯作心一起生起。善心所不会伴随不善心,不善报心或唯作心一起生起。果报心所不会伴随不善心,善心或唯作心一起生起。感受就像其它的心所一样,和伴随的心是一样的本质,有善的,不善的,果报或唯作的不同。

 

如果佛陀没有详细解释各种法的特质,人们就会继续对受心所有错误的理解。例如,当一个人有不适,生病或疼痛时,不舒服的身体感受伴随着身识一起经由身体感官经验触所缘,身识和不舒服的身体感受都是果报。这种不舒服的身体感受(dukkha)和心裡不愉悦的感受(domanassa)不同,当一个人因为一个不可喜的对象撞击身体感官而生气时,就会产生这种心理不愉悦的感受。心因为不同的感受伴随而有所不同。佛陀详细地教导哪一种感受伴随着哪一种不同的不善心,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这是一个很精细复杂的主题。

 

每当我们身体上有不舒服的疼痛感,这是不善的果报。然而,当我们因为痛苦的感受而感到不快乐,不安和焦虑时,那个时候不是果报,那一刻心裡的不愉悦是不善的的感受伴随着不善的瞋根心。

 

当我们仔细研读阿毘达摩的时候,我们可以正确地理解伴随着心一起生起的受心所。如果我们不去研读实相,就不会知道在某个时刻的感受是善的,不善的,是果报或是唯作。如果不了解,就一定会沉浸在愉悦的心裡感受,舒服的身体感受或中性的感受。

 

我们在增支部(Vol.I,Part II,Ch.VII,On characteristics,S7;1970年版)读到佛陀说:

随着感受,比丘们,生起了[邪恶,无益的法],并非没有感受。捨离这些感受,那些邪恶的,无益的法就不会生起。

 

除了受蕴外,其他名蕴,也就是想蕴,行蕴和识蕴,也是如此地解说。

 

受心所(vedana  cetasika)是执取的根据,执取是非常顽强存在的。如果不了解受心所的真实本质,就无法摒弃“是我的感受”的错误见解。

 

对受心所真实本质的了解(理智上)会是正念开始觉知感受特征的因缘条件。如果不了解什麽是感受,那就没办法注意到感受其实是实相; 它一次又一次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生起,就像其他经由五个感官根门和意门出现的法。这些法能出现是因为有心生起去经验这些法,每个心都一定会有受心所伴随。

 

我们应该知道,如果在看到,听到,闻到,尝到和碰触时没有感受,就不会有焦虑或贪爱, 不善法就不会生起。然而因为感受生起,就会有执取想要去抓住它。我们想要为自己得到可以带来愉悦感受的东西。因此,不善法持续不断地生起,但一般不会注意到这一点。

 

诸法无我; 没有人能阻止受心所生起。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心生起都一定有受心所伴随一起生起,在那一刻一起去经验出现的对象。现在,就在这一刻,一定会有某种感受,无论是中性的感受,舒服的身体感受,不舒服的身体感受,愉悦的心裡感受或不愉悦的心裡感受。对佛法的研读不仅仅只是知识上的名词和数字而已,研读的目的是能够了解实相的特征,比如现在这一刻正在生起的感受。现在我们可能还没有觉知到这一刻感受的特征,但应该要知道,这一刻的感受是一种已经生起并灭去了的实相。如果不了解感受这个实相的特征,那麽一定会误把舒服的身体感受,不舒服的身体感受,愉悦的心裡感受,不愉悦的心裡感受和中性的感受当作是我的。

 

如果没有正念生起去觉知到感受的特征,那麽就不可能摒弃错误的见解,会认为法是灵魂,一个人,或是我。我们都认为感受在生活中很重要,我们都想要愉悦的感受,没有人想要有不愉悦的感受。因此,我们努力使用一切手段,想要有舒服的身体感受或愉悦的心裡感受。但是,人们可能不知道,这个时刻的感受是因为适当的因缘条件而生起,试图执取这个时刻的感受时,感受已经灭去了。

 

佛陀把感受分类为一个单独的蕴,也就是受蕴(vedanakkhandha),因为人们赋予感受很大的重要性并且紧紧地抓取。人们把感受这个实相当作是我的,或是最值得的。聆听佛法以及仔细研究是必要的,去思考我们学到的并在日常生活中探究法的真相,正念才能够生起并觉知出现的法的特征。

 

受心所可以和心的四个本质一样分类为善,不善,果报和唯作。感受是行法,它生起是因为适当的因缘条件。当感受是果报时,它生起是因为适当的业缘 (kamma-paccaya)。当感受是善,不善或唯作,它就不是果报,它的生起不会是因为业缘,而是有其它的因缘条件。有不同的方法分类感受,但当它被分为五类时,其中愉悦的身体感受和不愉悦的身体感受的本质是果报,它们是业的结果。过去已造的业是感受果报生起的因缘条件。

 

眼识是果报心,伴随着中性的感受和其它的心所。耳识,鼻识,舌识也是如此。然而,身识的情况是不同的。当身识是不善果报时,它有不舒服的身体感受伴随。当身识是善的果报时,则是舒服的身体感受伴随。

 

没有人能改变哪种感受是伴随着哪一种心一起生起的因缘条件。身识生起是因为业缘。当四大中的三大之一,即:土元素(硬,软),火元素(热,冷),或风元素(弹性或压力)撞击到身体感官时(kayappasada rupa),如果是可喜的对象,舒服的身体感受会生起。当撞击身体感官的对象是不可喜时,不舒服的身体感受会生起。在身体感官生起的感受只会是不舒服的身体感受(dukkha)或舒服的身体感受(sukha),不会是中性的感受(upekkha),愉悦的心裡感受(somanassa)或不愉悦的心裡感受(domanassa)。身体舒服的感受和心裡愉悦的感受应该要清楚地区别开来。当身识生起,一起生起的舒服的身体感受或不舒服的身体感受的本质是果报,是过去业的结果。然而,当被打扰或焦虑时是不愉悦的心裡感受,并不是过去所造业的结果,而是不善的瞋根心。累积的不善法是它生起的因缘条件。

 

除了不舒服的和舒服的身体感受的本质只能是果报,不愉悦的心裡感受本质只能是不善,愉悦的心裡感受和中性的感受可以是善的,不善的,果报或唯作。感受如此多样化的事实让我们清楚地了解到,实相只会在适当的因缘条件下才会生起,而不是由谁来支配。

 

我们是否曾经觉知到不同感受的特征呢? 现在感受生起然后就灭去了。有些人可能已经开始注意到经由眼,耳,鼻,舌,身出现的色法的特征。有些人可能倾向于去思考名法,比如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或意识的特征。然而,这些都是不够的。念应该要觉知到法的特征,也就是五蕴的特征: 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如果念没有觉知到这些法,那麽污染杂质是无法根除的。如果对法无知,也就是没能培养正念去觉知正在出现的实相的特征,就无法根除烦恼。

 

当我们睡着时有感受吗?我们应该一遍又一遍地思考佛法。我们愈是研究佛法,就愈能清楚地了解真相。因此,我们应该思考在我们睡觉的时候是否也有受心所。当我们熟睡时,我们没有经验到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对象,没有任何对象经由六个感官根门出现。在这个时刻,我们没有在思考,也没有在做梦。我们以前所看到或听到的,我们喜欢的或所想的并没有出现。然而,当我们熟睡的时候,只要我们的生命还没有结束,就一定会有有分心生起灭去。有分心维持了这个独特个体生命的连续性。一旦我们醒来,这个世界上的对象就会再出现,直到我们又进入熟睡中。

 

当我们熟睡时,相继生起又灭去的有分心是果报心,是过去业的结果; 业是有分心相继生起并维持一个生命连续性的条件。因此,睡觉的人才没有死掉。五蕴中的四个蕴,心和心所必须一起生起,它们不能分开。每次心生起时,都必须有心所伴随着。每个心都一定会有感受伴随一起生起。伴随着有分心的受心所是果报心所,它们经验同一个对象。所有伴随着心的心所和心经验同一个对象。有分心的对象不是这个世界的对象; 它与上一世死亡心生起之前经验的对象是同一个。我们不会知道这个对象,也不会知道伴随着有分心的受心所的特征。

 

当我们比较熟睡和醒着时的状况,这会帮助我们更清楚地了解心去经验对象时的因缘条件。这个世界的对象能出现是因为心经由六个根门的心路过程去经验他们。

 

我们应该进一步去探究当我们醒着时,究竟是什么醒着,当我们睡着时,究竟是什么睡着。色法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法,因此,色法不会醒着也不会睡着。名法是去经验的法。当名法不知道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对象时,这个状态被称为“睡着了”。此外,当我们睡着时有分心会相继地生起灭去,在一个人还没死亡之前维持这一世生命的连续性。

 

当我们醒来时,醒来的是什么? 是心和心所醒来。因为它们经由眼,耳,鼻,舌,身和意门经验一个对象而生起。因此,当我们经验到这个世界的对象时,我们是醒着的。如果我们以更详细的方式思考这个事实,这会是发展正念的因缘条件。学习佛法的目的是觉知实相的特征并去了解它们的真实本质。佛陀的话可以鼓励我们为正念的培养做正确的努力,发展这一刻对实相的正确理解。

 

正如之前所提,当我们醒着时,心和心所知道这个世界的对象。我们必须更深入地思考真正醒着的是什么。事实上是心和心所一起醒着的。眼识经由眼根看到所出现的对象或是耳识经由耳根经验到出现的声音;鼻识,舌识,身识也是一样的。没有人可以阻止这一切; 这是无法控制的。果报心是业的结果,它生起去经验一个对象然后就立即灭去了。不可能连续一直熟睡着; 业导致一个人这一世的出生,但它并不会让一个人一辈子都一直睡觉直到死亡。是业产生眼,耳,鼻,舌,和身体感官,因此眼识能在眼根生起去看到可喜的对象,这是善业的结果; 当眼识看到一个令人不可喜的对象则是不善业的结果。耳识听到令人可喜的声音是善业的结果; 耳识听到令人不可喜的声音是不善业的结果。其他感官根门也是一样。

 

因此,果报心和果报心所在日常生活中经由每一个感官根门经验对象。除了这些类型的心,还有什么在那?当一个人醒来的时候就有不善法,各种各样的污染杂质开始醒来。当一个人睡着的时候,没有不善心,但是有随眠烦恼(anusaya kilesas)潜藏在内心深处。因为心相继持续地生起灭去,还没有被完全根除的污染杂质会从这一刻的心累积到下一刻的心。因此,当睡着的时候,累积的污染杂质也会从这一刻的有分心接续到下一刻的有分心。在这些熟睡的时刻污染杂质不会生起,就不可能有喜欢或不喜欢一个对象,因为还没有看到,听到,闻到,尝到或经验到有形物体,也就是还没有经验到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对象。当我们睡着的时候,所有的污染杂质也都睡着了。然而,当我们醒来的时候,污染杂质也跟着醒来了。在看到,听到和经验到其他感官对象之后,各种各样的污染杂质都会随着不善心生起,是哪种不善法生起则取决于因缘条件。

 

正如我们所知,心可以依不同等级分为四类,也就是欲界心,色界心,无色界心和出世间心。愈高界的心愈加细致。人间大多是感官欲界心; 因此,经验的是颜色,声音,气味,味道或有形的物体。欲界心是等级最低的心。我们一醒来就看到和听到,心立即转向经由眼,耳,鼻,舌,身和意门出现的对象。心经常游走于这些感官对象。一天中生起的心是最低等级的欲界心,更甚的是通常是最低劣的本质,也就是不善心。通常是不善心醒来,除非有善心生起的因缘条件。在我们看的时候,大多是贪爱紧跟在眼识之后生起。在我们听的时候,马上就有贪爱去执取所听到的,这都是很自然的。根植于贪爱的心比根植于瞋恨的心更常出现,瞋恨的心是粗糙的。

 

我们应该面对一个事实,在一天中有更多的不善心生起而不是善心。如果我们不认知到这一点就无法发展善,就不能摆脱低等和卑劣的心。然后将继续着无数的不善心,就像往常一样。当我们没有看到不善的危险和坏处时,我们甚或会选择不善。因此,我们应该知道,通常醒着的是不善的污染。污染杂质会在眼,耳,鼻,舌,身和意门的过程中生起。

 

什么程度的污染杂质会导致身心的痛苦,每个人都不相同。当我们了解到污染杂质造成的困惑和痛苦时,我们将致力于善的发展,无论是佈施,持戒,奢摩它还是正念。正念能觉知到正在出现的实相的特征。

 

有些人认为他们应该先根除贪爱,这样才能发展出通往初果圣人开悟阶段的智慧。然而,这是不可能的。贪爱(lobha)是因为适当的因缘条件而生起的实相。它不是一个灵魂,不是一个人,也不是我。然而,智慧应该思考贪爱的特征,这样贪爱的真实本质才会被了解: 只是一个实相,生起就灭去了。

 

伴随不同的心的不同感受可以分为五种类型:

  • 舒服的身体感受伴随着善报心
  • 不舒服的身体感受伴随着不善报心
  • 中性感受伴随着善心,不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
  • 不愉悦的心裡感受伴随着两类的瞋根心
  • 愉悦的心裡感受伴随着善心,不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

 

不愉悦的心裡感受不能伴随善心,善报心和唯作心。它只能伴随着不善心,也就是两种类型的瞋根心(dosa-mula-citta)。如果不能够了解这一点,就可能会把不善的当作是善的。这是有可能会发生的,例如当一个人为受苦的人感到难过时,想帮助他们从痛苦中解脱。也许有因缘条件让真的悲悯(karuna cetasika)生起。然而,我们要知道伴随着心生起的感受的特征,要知道是否有不愉快的感受。如果一个人有不愉悦的心裡感受,心裡感到悲伤时,那个时刻就是不善心。不善心与伴随着善心一起生起的悲悯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能真的明白这一点,就可以摒弃悲伤和不愉悦的心裡感受。那么就能在愉悦的感受下帮助他人从痛苦中解脱出来,而不是自己感到悲伤或不愉悦。

 

因此,人们应该准确地知道什么时候是不善,这样不善就可以被消除。人们通常会认为当他们感同深受他人的不幸时,也应该参与他人的悲伤和痛苦,但他们并不知道这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悲悯。

 

人们通常对自己的感受一无所知。当有人被问到此时此刻有什么感受时,他可能只能模糊地知道自己的感受是中性的,快乐的还是不快乐的。每一个心都一定会有感受伴随,但即使已经觉知到感受,也不容易瞭解到它的真实本质。感受是去经验的实相,是一种名法。当声音出现时,是耳识听到声音。在那个时刻一定会有受心所伴随着耳识生起去经验声音。

 

当触心所(phassa)碰触到出现的对象时,受心所也一定会同时生起。如果念能够开始觉知到心或感受的特征,那么就能对中性的感受,心裡愉悦或不愉悦的感受,身体舒服或不舒服的感受有更多的了解。我们也许会感到悲伤,但与其屈服于不愉悦的心裡感受,也可以是念生起去觉知当下的实相,可以了解只是受心所生起,是由于适当的因缘条件。因此我们可以了解正念的培养是有益的,正确的见解能够帮助人们从悲伤或痛苦中解脱。

 

 

问题:

  1. 中性感受和心裡愉悦感受的本质是什么?
  2. 身体不舒服的感受和身体舒服的感受的本质是什么?
  3. 心裡不愉悦的感受的本质是什么?
  4. 熟睡时的感受是哪个本质?
  5. 色法是醒着的还是睡着的? 请解释理由。

第十六章 存在的界 (16)

“界”一词既可以指心的等级,也可以指存在的界,存在的界是指有情众生再出生的地方。有三十一个存在的界,这些界与不同等级的心相一致,而不同等级的心也会是在哪个界再出生的因缘条件。存在的界如下:

  • 欲界11种(感官欲望界)
  • 色界16种
  • 无色界4种

 

这是按不同等级分为三十一个界。事实上,每一个界都包含了更多出生的地方。即使这个人界也不是唯一的人类世界,除了这个人类世界还有其他的人界。

 

十一个欲界包括:

  • 四恶趣
  • 人间
  • 六欲界善趣或天人界

 

四恶趣分别为:

  • 地狱
  • 畜生
  • 恶鬼
  • 阿修罗

 

地狱的深渊不是仅仅只有一个。除了八大地狱深渊外,每个大地狱还有好几个小地狱深渊;这八个大地狱是活大地狱,黑绳大地狱,合大地狱,叫唤大地狱,大叫唤大地狱,焦热大地狱,大焦热地狱和阿鼻大地狱。大地狱之外的小地狱,在经典中没有太多的细节。佛陀解释了这些不同的地狱以指出业力和业报的程度;强烈的不善业会带来相对应的结果。我们现在没有办法直接经验这些界,应此不需要作太详细的解释,不用和现在生灭的实相一样的详细程度;现在的实相可以透过发展内观智慧来验证。

 

有情众生可能会再出生轮迴的恶道有四种。如果造作极重的不善业,结果会是在大地狱再出生,也就是阿鼻大地狱;在那裡一个人遭受极端的痛苦折磨。当一个人从某个大地狱的深渊中脱离出来,但如果不善业力还没有耗尽,他就会在一个小地狱中再出生。当有人犯下极重的不善业,他并不会意识到接下来将要再出生的地狱就在眼前,因为他还没死。只要仍然还是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还不会去另一个界,即使是会导致极端折磨的严重不善业已经在了。已造的不善业是导致再投生在恶趣的业缘条件。

 

较轻程度的不善业会在其他恶趣再出生,比如畜生道。我们可以注意到,动物的身体特征有着非常多的样貌变化。有些有很多腿,有的只有几条腿,有的没有腿。有的有翅膀,有的没有翅膀。有些生活在水裡,有些在陆地。正是由于心是多样化的,所以他们的身体也特征是如此多样化。人类身体的特征多样化不如动物。所有的人都有一个身体,他们通常有眼睛,耳朵,鼻子和舌头。人的肤色和身长是有差别的,外表也是有差别的。然而,即使考虑到这世界上包括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人的身体特征的差异,他们的多样性也不如动物的多样性大。不同种类的动物数量,包括在水裡,陆地和空中飞翔的动物,牠们种类的数量比人类要多得多。这一切多样化都是由于业造成的。

 

比起畜生道,较轻程度的不善业的结果是鬼道的再出生。鬼总是被饥饿和疲倦所折磨。也有许多不同的鬼道。

 

每个人每天都有一种反复循环的疾病,也就是飢饿;这就是为什么会说人们是不可能没有任何的疾病。饥饿是一种严重的病症,当一个人遭受饥饿折磨时,就会知道这一点。如果只是轻微的饥饿感然后就去吃些美味的食物,就会忘记饥饿是一种痛苦,需要被完全治好。如果有人很饥饿,但因为一些因素而无法进食时,他就会了解饥饿折磨的本质是什么了。

 

有一天有一个人从早到晚都忙着接许多朋友的电话,因此他没有时间吃饭。在深夜裡他意识到饥饿是一种巨大的折磨,他了解到饥饿的痛苦,好像有针刺在胃裡和肠裡般的绞痛。但当他终于可以吃东西的时候,他没办法一下子吃很多食物来治好他的饥饿;这对身体有害,会导致昏厥。他不得不一点一点地吃,但还是昏倒了。这个例子说明饥饿是一种严重的病症,是一种每天反复循环的疾病。鬼忍受着巨大的饥饿,因为饿鬼道没有治癒饥饿的方法,饿鬼道是不可能有农业,不能种植水稻或获得其他农作物。不能准备任何食物,也没有交易可以获得食物。因此,在鬼道再出生是过去不善业的结果。当人类作功德迴向给鬼道众生,他们可能会因人类的善行而感到欣喜,这可以是他们在鬼界获得食物的一个因缘条件; 或如果他们在鬼道的业已经耗尽,他们能从鬼道中脱离,在另一个界再出生。

 

另一个恶趣是阿修罗道,或者说是恶魔界。阿修罗的再出生是不善业的结果,和出生在其他恶道的不善业相比不那么严重。阿修罗界没有娱乐,没有办法像在人界和天界,用令人愉快的事物来娱乐自己。在人界,人们可以看书,可以看戏剧,可以参加音乐会。但阿修罗并没有这样的娱乐管道与愉悦的对象。由于不善业是多样化和不同强烈的程度,因此一个人的再出生也会是多样化的,与导致再出生的业是相应的。

 

有七种善趣是欲界善业的结果,即人界和六欲界善趣或天界。在三藏经典(清淨道论,Ch.VII,43)中解释有四个人界是有情众生可以再出生的地方:

  • 东胜神洲;在须弥山之东
  • 西牛贺洲;在须弥山之西
  • 南赡部洲;在须弥山之南,也是我们人类生活的世界
  • 北俱卢洲;在须弥山之北。

 

生活在南赡部洲这个世界的人类,只能认知南赡部洲这个世界。不论他们旅行到何处,就只能看到南赡部洲的对象所缘。他们是不能去另外其他三个人界的。

 

欲界六天有不同程度的卓越。第一界是四个天神统治或守护的天界;四位天王,他们分别是:

  • 东方持国天王;守护东胜神洲
  • 南方增长天王;守护南赡部洲
  • 西方广目天王;守护西牛贺洲
  • 北方多闻天王;守护北俱卢洲

 

四天王天是诸天界中最低的天界,也是离人间最近的天界。

 

更高的不同天界有不同的卓越程度相对应。

 

欲界的第二层天为忉利天,也就是三十三天。这一层天比四大王天更高一层。帝释天王是领导者。三十三天有四小峰:

  • 东方离陀园林
  • 西方
  • 北方眉沙伽
  • 南方

 

第三层天为夜摩天,比忉利天更高一层级。

 

第四层天为兜率天,比夜摩天更高一层级。

 

第五层天为化乐天,比兜率天更高一层级。

 

第六层天为他化自在天,比化乐天更高一层级,是欲界中最高层天。

 

我们想要去哪个天界呢? 只要还不是阿罗汉就会有再出生,但将会在哪裡再出生呢? 可能不会在梵天界。如同之前提过的,因为出生在梵天界必须是禅那善心在死亡之前生起的结果。因此,在欲界再出生的可能性比较大。不管是在善趣或恶趣的再出生都是取决于业,过去所造的善行或不善行。

 

色界地或是更精细的物质界是梵天出生的地方。出生在色界天是禅定的结果,共有十六界。第一等级禅定的结果可以在三个界再出生:

  • 梵众天,弱的善的禅定心
  • 梵辅天,中等程度善的禅定心
  • 大梵天,高等程度善的禅定心

 

第二等级禅定的结果可以在二禅天再出生:

  • 少光天
  • 无量光天
  • 极光淨天

 

第三等级禅定的结果可以在三禅天再出生:

  • 少淨天
  • 无量淨天
  • 遍淨天

 

第四等级禅定的结果可以在广果天再出生。

 

此外,第五等级禅定的结果也可以在无想天再出生。出生在这个界只会有色法,不会有心和心所。

 

有五个淨居天是第三果圣人阿那含(五不来天)和第四等级禅定结果的再出生:

  • 无烦天
  • 无热天
  • 善现天
  • 善见天
  • 色究竟天

 

色界之上有四种无色界,出生在这一界是无色界禅定的结果。无色界禅定不再以色法为修行的对象。四种无色界如下:

  • 无空边处
  • 识无边处
  • 无所有处
  • 非想非非想处

 

无色界四空天只有名蕴,心和心所; 完全没有色法的生起。

 

我们在增支部(Vol.I,Part III,Ch.VIII,S80,Abhibhu,S iii; 1970年版) 读到佛陀对阿难解释了各种不同的世界。在一千个较小的世界,包括一千倍四个人界,天界和梵天界。我们读到佛陀说:

远在月球和太阳的轨道上,它们的光芒照亮了四面八方,迄今为止延伸了千倍的世界体系。其中有千月,千日,千须弥山,千閰浮提,千西牛货,千北俱庐,千东胜身。千四海水,千四天王,千三十三天,千夜摩天,千兜率天,千覩史他天,千化乐天,千他化自在天,千梵世天。阿难,此名千世界,乃至二千世界,此名中世界,乃至三千世界,此名三千大千世界。阿难,如果如来愿意,如来可以让他的声音传遍这个被最后命名的世界,甚至更远,如果如来愿意的话。

 

对于大千世界的解释可能没办法让有疑问的人所期望的那样被详细地说明,但它显示了佛陀智慧的完美,佛陀是无上觉者,他完全清楚地知道世界的真相。

 

正如我们之前所提,注释书裡说明心的第四个面向,心的多样是根据境况而变化的,是因为相应法,也就是伴随的心所。因此心有不同的分类方式。心根据本质分为善心,不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心也可以根据不同的界分为欲界心,色界心,无色界心和出世间心。

 

欲界心可以根据本质分为善心,不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比欲界心更高层级的界是色界心,无色界心和出世间心,它们的本质不会是不善的。出世间心也不会有唯作心,只有善心和果报心。

 

因此,色界心有三个本质,也就是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色界善心可以导致色界果报心生起去执行再出生在某个色界天的功能。禅定第五阶段的色界善心可以在无想天再出生,也就是只有色法。正如我们读到的,一共有十六个色界天。达到色界禅阶段的阿罗汉会有色界唯作心。

 

无色界善心可以导致无色界果报心生起去执行在某个无色界再出生的功能。达到无色界禅定阶段的阿罗汉会有无色界唯作心。

 

色界心和无色界心是卓越的,广大的心。在注释书裡有描述:

“‘广大’指的是卓越的,殊胜的,从禅定心持续的时间….可以摒弃污染杂质,可以有丰硕的果实。”

 

摒弃污染杂质是极度困难的。当我们看到一个对象时,喜欢或不喜欢马上就会生起。但当禅定心生起时,心是平静的,心经由意门专注在冥想的主题上。在这样的时刻不会有看到,听到,闻到,尝到或经验到有形物体。当进入禅定时,不管多久,都不会有有分心出现在其中,并不像欲界心那样。欲界心生起,在极短的时间经验一个对象就灭去,它们是微不足道的法( paritta dhammas)。欲界心比如去看的心,去听的心,或去想的心只在极短暂的瞬间去经历一个对象。当眼门过程的心生起去经验一个对象,然后马上就消失,有分心会立即紧接着生起。有分心会在眼门过程之后,意门过程的心认知到对象之前生起,意门过程的心和眼门过程的心经验一样的对象。欲界法,也就是色尘,声音,气味,味道,有形物体以及经验这些感官对象的心,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法(paritta dhammas)。

 

广大心(mahaggata cittas), 也就是色界心和无色界心,是已经达到优越殊胜的心,因为它们可以压抑污染杂质。当达到禅定时,禅定心接续地生起灭去,在那个时刻没有看到,没有听到,没有经由任何感官根门去经验任何对象,也没有去思考这些对象。这就是为什么广大心可以暂时摒弃污染杂质。然而,当禅定心灭去之后,欲界心又会再生起。当心透过不同的感官根门去经验对象时,如果不是善心,不善速行心就有了机会再生起。只要污染杂质还没有被完全根除,不善心就有可能会在看到,听到,闻到,尝到和经验到有形物体后立即再生起。我们是否有意识到不善心一次又一次地生起呢? 如果没有了解这点,就不可能培养奢摩他或是发展根除污染杂质的正道。

 

在佛陀开悟之前,有些人了解在看到,听到和其他感官认知之后很快就生起不善的危险。因此,他们试着找方法去压抑污染杂质。他们发现达到目标的唯一方法就是不去看,不去听和不去经验任何的感官对象。当一个人去经验任何感官对象时,无法避免污染杂质不要生起。了解这一点的人可以培养通往真正的平静,达到安止定时就可以暂时不受制于贪,瞋,痴。

 

在禅定心的时刻不会有感官所缘的经验。只是经由意门去经验冥想的主题,这让心可以稳固地建立平静和完全的专注。达到禅定的专注并不能根除污染杂质,当禅定心灭去之后,污染杂质就有机会再生起。只有在色界禅定心和无色界禅定心的时刻,心是卓越殊胜的广大心,因为它可以经由不去看,不去听,不去闻,不去尝,不去经验有形物体而能够暂时压抑污染杂质。

 

第三果的圣人的状况不同,阿那含已经达到第三阶段的开悟。当他看时,不会再有对感官对象的贪爱,因为他已经完全根除对感官对象的贪爱了。当他听,闻,尝和经由身体感官经验到热,冷,硬,软,弹性和压力时,他也没有贪爱,他已经完全根除对这些各种感官对象的贪爱。这是因为出世间善心,也就是道心(magga citta),能够完全根除污染杂质。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心是多样化的,因为可以根据心的不同等级分为: 欲界心,色界心,无色界心,和出世间心。

 

色界和无色界的心有三种本质,也就是善心,果报心和唯作心。

 

出世间心只有两种本质,也就是善心和果报心。没有出世间唯作心。

 

有八种出世间心和四个阶段的开悟相对应。每一个阶段都有道心(magga citta)和果心(phala citta),也就是出世间善心和出世间果报心。八种的出世间心如下:

  • 入流道心(须陀洹道心),出世间善心
  • 入流果心(须陀洹果心),出世间果报心
  • 一来道心(斯陀含道心),出世间善心
  • 一来果心(斯陀含果心),出世间果报心
  • 不来道心(阿那含道心),出世间善心
  • 不来果心(阿那含果心),出世间果报心
  • 阿罗汉道心, 出世间善心
  • 阿罗汉果心,出世间果报心

 

出世间善心是出世间果报心立即生起的因缘条件; 不会有其他类型的心在道心和果心之间生起。除了出世间善心之外,没有其他类型的善心可以立即产生果报心。

 

只要入流道心一灭去,入流果心就会紧接着生起。其他的出世间道心也是一样的。

 

四种出世间的果报心不会执行再出生(结生心),有分心和死亡心的功能,它们和三界的果报心不同。出世间善心灭去后紧接着生起的出世间果报心也是以涅槃为对象。果心在道心之后也是执行速行心的功能。出世间果报心是唯一能执行速行过程的果报心,这是因为它的所缘是涅槃。四种道心在生死轮回中只会各出现一次,根据不同阶段的证悟完全根除不同的污染杂质。然而,道心之后会有两个或三个果心以涅槃为对象紧接着生起。果心生起两次或三次取决于什麽类型的人达到证悟。

 

须陀洹不会有超过七次的再出生。正如我们前面所提,须陀洹的的果心不会执行再出生的功能。须陀洹将在哪一界再出生是根据某一界某一类型的果报心的因缘成熟而定。如果须陀洹在天界再出生,是欲界果报心执行再出生的功能。假如须陀洹在梵天再出生,则是色界果报心或无色界果报心执行了再出生的功能。

 

正如之前所提,“界”可以指的是心的等级和有情众生存在的界。总结以上,当“界”指的是心的等级时,可以分为四种界:欲界心,色界心,无色界心和出世间心。当界指的是有情众生出生的地方或居住的世界,有三十一界,并且是和不同等级的心相符: 十一种欲界,十六种色界和四种无色界。

 

问题:

  1. 什么是淨居天? 谁可以出生在那裡?
  2. 色界心和无色界心有哪几种本质?
  3. 出世间心有哪几种本质?
  4. 哪一类型的心是广大心?
  5. 哪一类型心路过程的心是出世间心?

什么是法?(32)

现在有法吗? 法在哪里? 现在有什么是真的? 佛陀告诉我们真相是没有人,只有不同的法,那么是什么被生出来? 不同的法,不同的特征是不会被改变的。 当越来越多的了解时,就会发现其实没有什么是恒常的,所有的法,生起就马上灭去了。 会出现的才能够被了解。

智慧了解自己是法,不是我 (31)

我们有必要学习法的细节吗? 贪爱是真的吗? 瞋恨是真的吗? 当我们觉得很平静很详和的那一刻其实是不善的贪爱?! 无明掩盖生命的真相,在没有听闻佛法前,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是诸法无我,”我”的概念根深柢固,只有正见的建立,智慧的累积才有可能根除污染杂质。 但也不是”我”去了解,是智慧去了解,智慧也不是属于我的。